为校友之光——劳永革校友访谈录

     730日下午,我们来到嘉铭工业写字楼。刚到楼下,就有工作人员热情迎接;到了办公室门口,又看到墙上的液晶屏显示着“热烈欢迎 西安交通大学社会实践同学光临”;在办公室坐下后,相继有几人进来问候。这一系列过于隆重的仪式让我们颇为受宠若惊,又略感拘束,同时对这位学长的出现更加期待。不久,一位五十多岁、个头不很高、肤色偏黑、穿着朴素的男子面带微笑地走进来,依次与我们握手。这时有人介绍说,这就是我们本次采访的校友,嘉铭工业老总劳永革先生。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交流时间内,劳永革学长跟我们分享了他的创业经历、交大生活以及给学弟学妹的建议。

“被下海“的成功

嘉铭工业(Kar Ming Industries)成立于1992年,现在是个有六七十人规模的中型公司,是专业提供工业自动化解决方案的高新科技产业,被称为“精密运动控制与机器视觉专家“,算是走在自动化应用最前端的集团。提到今日公司的成就,劳学长称,这是”被下海“的意外成功。

1986年毕业于西安交大机械工程系的劳永革学长是河南洛阳人,祖籍广东。当时国家实行计划经济与改革开放相结合的政策,部分大学允许找接收单位,交大就是其中之一且很受欢迎。祖籍广东的学长被分到广东一家研究所工作,从事液压气动的设计。90年代,中国科研体制改革,学长被要求走出实验室,到社会上挣工资拉项目,“交薪留职“。这就是学长说的”被下海“,嘉铭工业就是这样”被创业“出来的。

回想创业之路,学长说这其中固然有商机和兴趣因素,但公司的创立发展更主要的是时代变迁的产物,是经济体制不断改革所导致的。

那些年,我们一起上过的交大

已经毕业将近30年的劳学长自称“老同学“,对交大有着很深的”母校情结“,每年都要回去一次。刚聊时他问我们是”3字头的还是4字头的“,就让我们感到了浓浓的”交大气息“。

学长记忆中的交大学风精谨更甚于今日。那时还没有书院制度,班主任常常在晚自习时查宿舍,发现有同学在就责问为何不去晚自习。那时已经有了英语分班政策,在快班学习的“老同学“还记得自己参演了英语话剧。学生在学业上虽有紧迫感,但业余生活也算丰富,同学关系极为融洽,老师很是负责体贴。学生闲时可以打打篮球乒乓球,也能去看看露天电影。学长还记得自己班是交大第一个定制班服的班级,似乎很有些开先河的味道。透过学长的讲述,30年前那个古朴的强大的交大从历史的尘埃中慢慢显现。

说到交大排名的下滑,学长承认交大实力确实有所下降,他认为交大的衰落很大程度上源于地理环境与时代变迁。西安地处西北,经济较落后,对学校的发展有一定的限制。而改革开放之后,沿海城市的飞速发展使很多学校崛起赶超交大,客观上造成交大实力的相对下降。学长对交大的未来充满期待,很希望交大重振往日光辉,而这离不开全校师生尤其是领导层的努力。领导层对于学校的发展实在起着很大的作用。学长表示很看好新一届领导班子。

学长说,勤恳刻苦,务实低调,这是交大人的特质,也是交大的特质。这种特质有时虽然很不讨巧,但却是走向成功的不二法门。他以及很多老“交大“,都在关注着母校的荣辱,并对衷心希望母校越来越好。

在怀疑的时代要坚持自己的信仰

我们提到当今社会的复杂多变,令即将踏入社会的大学生迷茫无措,向学长征求建议,劳永革学长引用一句名言说:“在怀疑的时代要坚持自己的信仰“。学长说,情势不管怎样变化,坚守普世真理就永远不会被淘汰。为人要正派,有担当,有责任感,有饮水思源的感恩精神。发展自己的特长与兴趣,做一个有层次有厚度的人;多涉猎人文领域,做一个文儒优雅的人;多出去走走看看,把知识和经历沉淀成一种处事方式。

关于创业,学长对大学生非理智创业持反对意见,创业有风险,荒废学业去创业根本就是本末倒置。大学是性价比很高的地方,创业带来的收益是有限的,而积累的知识却是受用不尽的,可以转化成无限的生产力。对于毕业后深造还是工作的选择问题,学长认为各有利弊,不过工作后再深造也未为不可,对学习感受会更深刻。学长劝告我们,大学里把专业学好,夯实基础,锻炼能力,提高素质。环境多变,但素质高的人可以适应环境。

两个多小时的交流很快结束,学长对我们的活动很赞成,并引用说:“世界这么大,就该出来看看“。学长说他最近也要赴台湾学习国学,边聊边把我们送下楼。

图为与劳永革校友合影


来自上一版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