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夜月明人尽望

 仔英新闻社 王雪维

    秋日的的月夜,他一个人缩在街边的长椅上,空气中充斥着各种声音,他却觉得他的周围被一层屏障生生的隔成了真空,外界的场景变作迅速播放的默片,这使得他的眼中盛满了恐惧。

    “中秋到了…”低沉的含糊不清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发出,突然间他的鼻子捕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桂花香,这醉人的香味使他眯上了眼睛,使他的思绪飘回了故乡的庭院,飘回了童年的中秋…

    那时他还只是小孩。一轮明月静静地挂在树梢,就像发光的圆盘子一样,父亲母亲坐在院中的石凳上闲聊,月光使他们平日里黝黑的脸庞看起来白皙柔和了些,他在石桌边吃着月饼,甜腻的月饼使他获得了一种满足感,不知名的虫子奏着的曲子使他昏昏欲睡,可小孩子的精力总是多一些的,拿了几块月饼,他飞快地奔向门外,紧接着嘹亮清脆的童音在村子上方荡漾开来,不一会儿他的身边就聚集了一群同龄的孩子,他们像欢快的鸟儿一样,在软软的麦垛上蹦着,在草地上跑着…渐渐地他的意识变得模糊,朦胧中他被母亲从一棵桂树下抱起,几朵淡黄色的小花落在母亲头上,月光笼罩中,一切好似梦境般美妙。

    后来,父母渐渐老了,他长大了,再后来,父母的名字被刻在冰冷的墓碑上,他一个人漂泊着。生活真难啊,难的使他觉得这偌大的世界没有他的容身之所。小时候,他对中秋的期盼只是几块月饼那样简单,而现在,他在这样的日子里心中是从来没有的空,却不知道怎样去填补,他甚至羡慕那些离家的游子,在他们望月的时候远方总是会有另一个人念着他们,而他,却不知道该将那些情感寄托于何方。

    “唉…”一声长长的叹息在暗夜中传出,可是在这样的日子里,在这样忙碌的城市里,一个流浪者的悲哀是注定要被喧嚣淹没的。他翻了个身,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。“就这样吧,晚安。”他对自己说。

今夜月明,冷月无声。

来自上一版内容